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大亨 >

 

文在寅“栽”在了哪

发布日期:2018-12-2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青瓦台魔咒”似乎不会放过韩国任何一位总统。当地时间26日,韩国检方突击搜查了总统府青瓦台的一个下属机构,原因直指该机构涉嫌非法监听民众,而在背后“捅刀

8(青瓦台检查)

未标题-9 拷贝

“青瓦台魔咒”似乎不会放过韩国任何一位总统。当地时间26日,韩国检方突击搜查了总统府青瓦台的一个下属机构,原因直指该机构涉嫌非法监听民众,而在背后“捅刀子”的则为韩国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一时间,党争的说法甚嚣尘上,但在文在寅支持率屡创新低的背景之下,谁给了在野党钻空子的机会似乎不言而喻。

突击被查

综合媒体消息报道称,韩国首尔东部地方检察厅调查人员搜查了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室下属特别监察办公室。这一机构设在首尔昌成洞的中央政府办公楼,负责监听政府和官员,以防止腐败。一时间,“青瓦台魔咒”仿佛再次浮出水面。

青瓦台也证实了这一消息。青瓦台发言人、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尹永灿在声明中说,根据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的指认,检方当天签发搜查令,“青瓦台全面配合相关程序”,调查人员带走了文件和电脑等物品。

此外,《韩民族日报》还披露了几个关键的细节:第一,这是文在寅执政以来,检方对青瓦台的首次搜查;第二,搜查持续8个半小时;第三,青瓦台没有允许检方强制搜查,而是主动提交材料。而这一举措,与朴槿惠曾经的应对方案相同。

这场突击检查似乎已经演变成了一场罗生门。据了解,这一指认出自检察官金泰宇,他称他先前供职于青瓦台特别监察办公室期间,受命非法监视不少民众,包括一些前政府官员和一家主要新闻机构。但青瓦台却予以否认,并指认金泰宇不顾上级警告从事这类活动。与此同时,青瓦台还以涉嫌泄露在青瓦台工作期间掌握的机密信息为由起诉了金泰宇。

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研究员李家成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讨论文在寅的“青瓦台魔咒”还言之过早,韩国检方的行为更多的是想表达他们的一种民主,具有独立检察权。至于来自韩国自由党的指证,也从侧面反映出了韩国党争的激烈化、扩大化以及其背后国会政治上的分裂。

不漂亮的成绩

发起这一轮指控的自由韩国党最近有些“得意”。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于2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文在寅施政支持率已经下滑到了47.1%,时隔三周再创新低。值得注意的是,自由韩国党的支持率已经达到了25.4%,时隔两周再次回到了25%以上的水平。

如今顺着金泰宇的指控,自由韩国党找到了发挥的机会,但不可否认的是,文在寅确实给对方留下了钻空子的机会。民调中显示,不支持文在寅的受访民众中,有近47%将首要原因指向“经济持续不振”,另有22%指向就业低迷。

低迷的就业就像悬在文在寅头上的一把剑。此前韩国媒体提到,韩国年轻一代正逐渐对文在寅创造就业机会的承诺感到失望,他们对政府试图通过大幅提高最低工资和利用纳税人的钱创造公共部门就业机会来推动经济的做法,感到特别愤怒。数据显示,一年多以来,25-29岁之间的失业率一直徘徊在8%左右,10月8.1%的青年失业率数字是全国3.5%的两倍之多。

上调最低时薪的问题已经成了韩国社会的一个“痛点”。今年初,为了实现文在寅曾在大选时承诺的到2020年实现最低时薪1万韩元的大目标,韩国将最低薪资标准6470韩元上调至7350韩元,但却为中小企业带来巨大的劳工成本压力,因此不少中小企业只得选择压缩劳动时间,或是干脆削减用人。

李家成认为,韩国经济低迷的根源在于文在寅推出的经济政策——收入主导型增长。他的逻辑是没有问题的,但经济原理存在问题,文在寅本意是想解决韩国的贫富差距问题,用调高最低时薪的方式让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提升,但却没有考虑到韩国老龄化严重、生育率低等人口结构方面的原因。而且这种方式也会导致中小型企业的成本压力骤然增加,从而使企业陷入了不想雇人进而影响韩国就业率的死循环。

如何翻盘

“过去时薪低的时候,找工作反倒更容易。”韩国《朝鲜日报》上个月的一篇报道揭示了韩国当下年轻人的现状,报道引用了在首尔一家快餐厅打工的大学生裴某(22岁)的经历,当时他刚刚辞职。“犹如殒命前的重病患者”,本月初,韩国经济元老、前保健福祉部部长崔洸就最近韩国的经济状况作出了这样的诊断。

文在寅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本月初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还发表了新一轮扶持措施,支持并鼓励在境外设立工厂的韩资企业回韩国办厂兴业。但据《韩国经济新闻》报道,仅有1.3%的企业表示“愿意积极考虑迁回产能”,而绝大多数受访企业则认为,相比于提供短期的资金援助,改善韩国的经济及投资环境更加重要。

而在本月中旬,文在寅还主持了自己任期内的首次扩大经济部长会议,讨论明年的经济政策方向,其中便提到要提高经济活力。

文在寅表示,“在明年预算案中,产业预算的增幅将最大,以提高经济活力为重点,扩大民生、福利,提高生活质量等包容性预算”。

今年8月,韩国企划财政部提交了2019年“超级预算案”,旨在为民众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提高福利。据了解,预算总规模达470.5万亿韩元,创下自2009年以来最大增幅。但同时,赤字也向韩国发起了警钟,韩国财政部预计,明年韩国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略高于今年预期的1.7%。

李家成认为,对于这份预算而言,国家刺激经济的方法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最终的效果很可能无法持续。此前普京也上调了最低工资,但却是为了抵消掉国内物价指数的上涨,而韩国不合理的地方便在于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即收入主导型增长。而此前,针对“收入主导增长”,崔洸还批评称,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国家将收入主导增长作为主要政策来推进,进行过类似尝试的南美国家经济变得一团糟。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