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大亨 >

 

被悬赏的女富豪 东京食尸鬼

发布日期:2017-10-29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被悬赏的女富豪 东京食尸鬼 在市场起步的黄金阶段,李彬兰和她领导的新一佳以大胆的扩张实现了业绩的上升,一个果敢决断、忘我投入并且很难对付的铁娘子是当时媒体用来刻画她形象的表述,李彬兰对属下要求严格,在每期出版的内刊《新一佳》上,专辟出一个栏目
 被悬赏的女富豪 东京食尸鬼

在市场起步的黄金阶段,李彬兰和她领导的新一佳以大胆的扩张实现了业绩的上升,“一个果敢决断、忘我投入并且很难对付的铁娘子”是当时媒体用来刻画她形象的表述,“李彬兰对属下要求严格,在每期出版的内刊《新一佳》上,专辟出一个栏目,刊登各地分店处理内盗的汇总情况,几乎是发现一个开除一个,绝不手软。”

“ 

李彬兰1995年创办的超市品牌“新一佳”曾是广东排名第一的商业连锁公司,如今她却身陷民间借贷案件

从红利期的高歌猛进到衰落期的自救,然后是挣扎乏力,一个人的跌落与命运败局,一个行业的挣扎与兴衰交替,何尝不是百富榜上冰冷跳跃的数据背后透着血泪的注脚

每年财富排行榜发布都会引发一阵骚动,孰涨孰跌,孰升孰落,自是既定动作。

2017年胡润百富榜一公布就出现了阿里系上榜大军“群嘲”榜单数据的新闻,位居榜单15位的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更是发文澄清,“我要有34亿,直播铁锅炖自己。”

但相比这些轻松的花边,一则“榜单消失案件”似乎更让人流连。

一年前还以70亿元身家排名516位的女富豪李彬兰在榜单上已经无迹可寻。

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财富下滑,事实上,今年55岁的李彬兰的名字最近一次出现亮相,是在一则法院公告上,这也同时昭示了她的命运。

今年5月28日,湖南法院网上刊登的一则执行悬赏公告称,李彬兰陷入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件中,涉及4850万元及利息。“凡向法院提供被执行人下落并被本院找到的,奖励人民币一万元。”悬赏期限始于2017年6月5日。

虽然很多人对李彬兰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是其在1995年创办的超市品牌“新一佳”曾是广东排名第一的商业连锁公司。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历年连锁百强统计名单,新一佳在2005到2015年的11年间,销售规模从2005年的110亿元攀升到2012年的180亿元,门店最多时达116家,百强排名最高时位于14名。

有观点认为,新一佳诞生在改革开放后的深圳,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国零售业在深圳这块发展前沿的沃土上焕发出巨大的活力。但疯狂扩张之后如何固土守业是基业长青的关键,在跨过了2007、2008两年的鼎盛时期之后,蒙头奔跑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开始凸显出来,“扩张点布局散乱,范围太广,使供应链、资金链、有效管理成为难题”,盲目扩张而管理能力未能同步提升、业界竞争白热化而其创新乏力等因素导致了新一佳在电商时代真正来临之前就开始步入下滑通道。

2009年正遭受金融危机冲击下的李彬兰聘请当时IT界素有“打工皇帝”之称的何经华担任新一佳新任CEO,并计划在当年投入5000万元推进超市信息化管理,同时希望利用金融危机放缓速度加强管理。

虽然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数据,截至2013年前,新一佳的销售规模一直呈上升或平稳趋势,但之前提出的2012年前上市的计划却始终无法落地,有分析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为“股权架构问题”。

2012年以来,行业受到电商冲击,红利消退,竞争白热化,实体零售开始进入低迷期,一些同行在“不转型可能就会死”的压力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力求逆势生长。

沃尔玛中国陆续对60家门店进行了升级改造,发展旗下的高端仓储式山姆会员商店,加强与电商合作的同时建立自有电商平台,并加强生鲜配送服务;家乐福推行集中采购权,自建配送中心,尝试引入“家乐福easy”小业态和“自持物业的购物中心”,涉足电商,尝试O2O模式;而本土品牌步步高则尝试针对细分市场差异进行错位经营,精准地定位不同消费习惯、消费能力的市场,并努力尝试并购与整合;永辉超市则在2015年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将永辉的生鲜商品与京东的线上流量和物流优势互补。

相比之下,已经显现颓势的新一佳愈发困顿,踟蹰不前。2014年12月,有消息传出海航商业拟收购新一佳,2016年10月也传出新一佳可能被步步高收购,但收购传言往往无疾而终,而与此相伴的却是新一佳从去年2月就开始的" 欠薪、欠债、被物业强行关闭门店" 等风波。

今年6月16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湖南新一佳商业投资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以竞争方式选任管理人的公告》,宣告湖南新一佳公司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从红利期的高歌猛进到衰落期的自救,然后是挣扎乏力,一个人的跌落与命运败局,一个行业的挣扎与兴衰交替,何尝不是百富榜上冰冷跳跃的数据背后透着血泪的注脚。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