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 财经 >

 

车宁:金融基础设施监管的挑战在于统筹

发布日期:2019-10-1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车宁放眼未来,金融基础设施作为国家金融风险治理体系的重要一环,要真正担当防风险、保发展的职能。伴随着金融风险的逐渐出清,致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车宁

  放眼未来,金融基础设施作为国家金融风险治理体系的重要一环,要真正担当防风险、保发展的职能。

车宁:金融基础设施监管的挑战在于统筹

  伴随着金融风险的逐渐出清,致力于长效机制建设的金融监管顶层设计也在逐步完善。继金融控股公司、金融信息治理之后,所谓“三大统筹”的最后一项——“统筹监管金融基础设施”的《工作方案》也在9月9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得以通过。这标志着自6年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对金融基础设施予以关注以来,历经十八届五中全会及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等多次酝酿,基本的规制路径终于水落石出。由于研究领域的前沿性和关联利益的复杂性,对金融基础设施的相关讨论一直如火如荼,不过,各方的着力点普遍在于“建设”和“监管”两个方面。但从设施现状和工作未来出发,关键还应从“统筹”入手,这其实也是自2015年来历次重要政策文件中均将“统筹”冠在“监管”之前的奥义所在。

  金融基础设施需要统筹首先因为理论准备不足

  与“货币”、“支付”、“信贷”等传统概念不同,金融基础设施(Financial Market Infrastructure,以下简称FMI)不仅是从传自西方的舶来品,更是向其他领域的借来词。通过文献检索可知,只是为了应对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新形势,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才对发挥一定基础作用的系统、机构乃至机制等形象化地使用了这个词汇,用以突出其特殊地位并加以特别监管。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正是由于上述路径的限制,国际国内、理论实务等等方面都没有对“金融基础设施”给予科学的概念界定,而是采用了“实用主义”的态度,用列举的方式进行表述。比如,目前来看比较权威而较多接受的由支付清算系统委员会(CPSS)和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在2012年给出的一个定义——“参与机构(包括系统运行机构)之间的多边系统,用于支付、证券、衍生品或其他金融交易的清算、结算或记录支付”(详见《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PFMI)》)即是如此。列举法固然有很多优点,但毕竟内涵不清晰、外延不周密,容易在实践中引发种种争议。

  果不其然。虽然只是不具有当然约束力的“软法”(Soft Law),但由于立法部门的权威性,其流风所及至今未息,在相继影响金融稳定理事会(BIS)、巴塞尔银行监督委员会(BCBS)等国际组织和美欧国家后,其余韵又漂洋过海来到我国。这种“西风东渐”的情形由来已久,原本也无可厚非,然而在金融基础设施领域,一者国际组织都以专业划分,其定义乃至定义方法本身就因缺乏“统筹”而充满了部门色彩,二者金融基础设施各项工作比较前沿,长期扮演老师角色的先进国家和国际组织也没有太多方法沉淀,三者伴随着经济快速成长,我国金融行业也取得了长足进步,不仅体现在规模上,还体现在创新上,更体现在需要解决问题的系统性上,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效果正在逐步衰减。

  金融基础设施“莫衷一是”的弊病已经在理论层面逐渐暴露,比如,对金融基础设施的范围首先有了广义和狭义的争论,对于包括在内的对象也有了种种争议,更有甚者,还在“金融基础设施”和“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两者之间聚讼纷纷。当然,在研究工作的早期,对概念的澄清是凝聚未来共识的必由之路,然而,由于金融基础设施本身在实践中涉及利益的复杂性,其与理论争议的结合可能会对之后工作的顺利推进造成干扰。

  金融基础设施需要统筹还是因为利益牵扯较广

  根据制度设计和实践经验我们不难想象,金融基础设施主要发挥三重作用:一是贯彻体现为政策和法律的国家意志,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金融经济秩序;二是支持和满足各类金融交易活动的进行,有效传递信息、配置资源,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除此之外,一个好的金融基础设施还应能包容和鼓励重新,激发市场活力;三是能够及时有效地识别、监测和防范、处置风险,减少甚至消弭损失和冲击。初衷虽好,但其落地却要人来执行,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首先从金融监管部门的角度观察,一方面,虽然其职责边界、工作范围都有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进行规范,然而这种规范一是失之较宽,二是难免挂一漏万,但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运营及监管则是具体而微的工作,在这里,有可能“三不管”,还有可能“都来管”,甚至金融基础设施本身还可能跨界;另一方面,国家政策虽然是统一的,但其执行却是需要分工的,不同部门在长期工作中会形成彼此不同的原则、路径以及利益,对同一事物的评判角度和处理方法都难免不同,这就有了统筹协调的必要性乃至迫切性。

  相关利益主体还不止于此。随着属地金融业务的发展和金融风险的处置,地方金融在时隔二十余年后又名正言顺地出现在了历史舞台。然而其关联利益更广,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除了前述单纯的监管问题外,地方还存在着监管与发展的博弈问题。即使是现在,不同地方之间事实上仍存在着广泛的发展竞争,而金融作为“窗口行业”和“经济发展王冠上的明珠”,理所当然得到更多青睐,金融基础设施固然要监管,但也难免不作为“服务”乃至“招商引资”的抓手。另外,金融基础设施还多与数据相关联,这对于雄心勃勃地热衷于打造“智慧城市”、“数字乡村”的地方政府来说更是意义非凡。值得担忧的是,出于这种考量,地方会不会以“金融基础设施”为名而行“金融投资跃进”之实,甚至可能竞争性地降低基础设施建设的准入门槛及监管要求。

  最后值得注意的利益主体则是Fintech特别是其中的Bigtech。与传统金融机构不同,Bigtech大多出身草莽,其金融业务定位也与市场形势和监管态度相起伏,这使他们天然地更关注金融基础设施的影响:一则是对相关影响未雨绸缪甚至主动争取好的结果;二则可能争取参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三则尝试跻身其中,使自己的业务、系统贴上正当性的护符。作为私人部门,Bigtech如此考虑无可厚非,未来需要统筹的则是合理明确其相关系统和业务的定位,并在不侵害其他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利益和金融市场竞争秩序的前提下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中发挥其作用。

  金融基础设施需要统筹更是因为价值层面竞合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