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一刀切容易超调 经济会有向下压力 季羡林

发布日期:2017-10-11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一刀切容易超调 经济会有向下压力 季羡林 魏加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对中国经济我是喜忧参半。先说喜的方面,研究宏观经济,除了有先行指标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先行地区的概念。我记得19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去广东调研,王岐山是副省
一刀切容易超调 经济会有向下压力 季羡林

魏加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对中国经济我是喜忧参半。先说喜的方面,研究宏观经济,除了有先行指标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先行地区的概念。我记得19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去广东调研,王岐山是副省长,负责分管金融,我见到他以后,他当时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说今天广东遇到的问题,就是明天内地将要遇到的问题。

为什么?因为广东是改革开放走在最前面的省份,所以今天广东遇到的问题,将来内地都会遇到。最近我调研了两个省,一个是广东一个是浙江,这两个省最大的特点都是民营企业非常发达。浙江省的领导讲他们认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最困难的是2015年。大家都知道温州金融风险爆破以后非常困难,这两年情况看,浙江经济在好转,而且是一步一步上来了,省领导感觉到很有信心。广东别的我不说了,深圳经济增长8%以上,包括东莞、广州我们都跑了跑,看看企业、创新,大家积极性蛮高的。

这说明什么?我觉得这很说明问题的,这种省份经济的市场力量很强,民营经济主导的地方,说老实话政府的作用就显得简单多了,主要是自己有了自我运行机制,不管领导怎么换,该怎么运行就怎么运行。

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至少民营经济基础比较好的省份,或者说民营经济占主要成分的省份,确实有新的亮点,有抬头的迹象。这是喜的方面,我觉得应该首先看民营经济占主导的省份。

忧的方面,我现在担心这么一个事情,首先金融风险。防范金融风险对不对?我认为完全正确。我们多年来是一直呼吁防范金融风险,我记得1995年我写的防范金融危机的报告,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那个报告后来也公布了。

2015年,我们主动申请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课题,做了“十三五”时期的经济风险评估,其中部分成果除了上报以外,部分成果出了一本书,我们把当前面临的主要经济风险用矩阵的形式进行了测算。风险等于这个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它带来的损失。我们通过计算把风险的大小、传导机制包括影响做了一个评估,而且我们一直在提醒说要防范金融风险。

所以我说防范金融风险完全正确,但是最近一个时期,大家可以看到一行三会纷纷表态,首先货币政策这一块,恐怕是要收紧的态势。这里有几个因素,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PPI在涨,然后再加上美联储缩表,所以货币政策有可能要收紧,实际上已经在收紧了,这是一个方面。

但是另外一方面,金融监管纷纷表态要加强监管,尤其三会表态要加强,而且竞争性的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措施。这个事情对不对呢?刚才我说了单个看都非常正确,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引起共振。

可能有一些老同志知道,银监会和人民银行分家这件事情最早是我提的,我2000年写的内部报告,2002年、2003年开的报告会,上面让我们专门研究这个事情。我当时提出来货币政策和银行监管要适度分离,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央行管货币政策,影响的是基础货币;银行监管的力度大小直接影响货币乘数。两个系数,两个变量,就很容易出现在放松银根的时候,银行监管也放松了。

1992年很典型,等着收紧的时候,银根收紧了,银行监管也收紧了,这样它就导致同步震荡,很容易超调。当初我们提这个观点就是从这个角度提出来的,甚至我提出来从人的性格上来讲,搞货币政策的人应该是非常灵活的人,这个月把利息提上去,金融市场瞬息万变,金融市场一变化下个月可能要把利率调下了,这是完全可以的,货币政策应该是非常灵活的。但是搞银行监管的人应该是非常固执、铁面无私,就按照国家的法律,甭管什么时候只要违法违规我就要查处。

我当初提货币政策与银行监管适度分离,我记得2003年,我们和世界银行专家谈的时候,我强调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时候,当时有个人讲除了货币有独立性,银行监管也应该有独立性。我当时不太理解,银行监管是政府的职能部门,怎么能有独立性呢?上届政府我明白了,大家去看银行监管很有意思,2005年经济过热的时候,监管部门下令停止贷款,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监管部门去催贷,监管部门催着银行放贷出了风险谁的责任?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不光是货币政策要有独立性,银行监管也要有独立性。由于中国现在的这种集中的体制,就出现一个情况:如果高层领导没有注意到,或者忙不过来的时候,关注其他的事情的时候,可能监管就没人去管,或者政策也放松,监管也放松,然后等着领导一旦意识到了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性,也意识到货币发的过多的时候,就有可能和大家一起,这边货币政策收紧,同时监管收紧,不光是银行监管收紧,证券保险一起收紧,这个又出现了原来担心的问题——同步振荡,一刀切,还有就是要一步到位。

如果光是金融风险的话,这个事情也还好理解。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最近的环保。加强环保绝对正确,我2008年就写绿色金融的文章,推动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证券,我们现在在研究绿色产业政策,一直在推这个事情,因为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但是也是以前不管的时候放任自流,现在管了也是全国试图一步到位,这样的话,它对经济也会产生向下的压力。

还有别的事,一个是征税。我们也在研究财政可持续性的问题,从财政可持续角度来看,一边随着经济下行,财政收入的增速放缓;另外一方面财政支出尤其是民生支出、公共服务的支出快速增长,而且这些支出是刚性的,只能上不能下。在这种情况下从长远来看,中国财政将来有一个可持续性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也能理解,从财政部门、财税部门现在有增加税收的压力。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