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假货山寨货有多凶? 市面上小米手机三四成是假的 食脸男

发布日期:2017-03-10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假货山寨货有多凶? 市面上小米手机三四成是假的 食脸男 市面上卖的小米手机中,有30%-40%都是假的。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发言时,附议马云说的望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击假货
  

  假货山寨货有多凶? 市面上小米手机三四成是假的 食脸男 


  “市面上卖的小米手机中,有30%-40%都是假的。”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发言时,附议马云说的“望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击假货”。“网上300多家打着旗舰店的商户,只有两家是授权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今年的一份建议,也直指互联网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侵犯知识产权。
 
  “南都马上问”在全国两会前对20多家实体企业调研时,多家企业也称,产品、设计屡被模仿,知识产权保护中仍面临取证难、索赔难、维权成本高等问题。
 
  对此,代表们建议,加重对假冒伪劣产品的处罚措施,加快完善相关法规,落实“网络实名制”等。企业也期待从政策支持向后端维权、保护、运用进一步延伸。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也回应,省政府与珠三角地市政府已签订知识产权保护责任书,明确各地主要任务。下一步将重点在保护创新制度供给等方面下功夫,努力将广东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识产权交易中心。
 
  代表热议
 
  违法成本太低实业深受其害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表示,两天前,马云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打假檄文,引起了广泛关注。主要内容是希望像治理酒驾那样打击假货,引起了社会共鸣。“假货问题,一直是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我建议针对假货问题加强立法、执法检查和工作监督”。
 
  他表示,马云微博中提到的许多观点,他都支持。“绝大多数的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获利极丰。对于涉假打击,我国的法律规定,制假售假,案值在5万元以内的,不予追究责任,案值在5万以上的,顶多判7年,这是20多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释,严重脱离了今天的实际情况”。
 
  这样一来,99%的制假、售假者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参考酒驾处罚,销售一件拘留7天,制造一件假货,负刑事责任,今天的制假售假情况会好很多。知识产权保护和食品药品安全现状,也会大大改观。”
 
  雷军表示,小米也深受假货危害。“市面上卖的小米手机中,有30%-40%都是假的,外观一模一样,里面的产品、体验、性能都极差。不仅影响企业收益,还特别影响品牌形象和品质”。
 
  “小米充电宝在市场份额上有很大的比重,占了市场80%的份额,这其中80%的是假货。天桥上、便利店、大学城到处都是小米充电宝,多数是假的。”
 
  山寨产品倾销打击企业创新
 
  在今年两会上,黄建平提交了一份《关于打击网络售假侵权行为振兴实体经济的建议》。他用自己的企业打比方,“马可波罗瓷砖”是唯美旗下著名品牌,在淘宝网上检索,有363家马可波罗瓷砖店铺、118家马可波罗卫浴店铺,但只有几家经过授权。这些“山寨“店的店名都是写马可波罗旗舰店,网页全部都是抓取唯美官网的图。“这些未经授权的网站、平台完全混淆了消费者视听。上万个宝贝链接中85%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或侵犯知识产权行为,作为权利人,我们需要逐家去通知平台核实、关店或断开链接。”黄建平说,一方面出现了山寨假货,另一方面是变态低价倾销,损害了企业创新和做品牌的积极性。
 
  “我的灯到了市面后,三个月,路上到处都是跟我相似的产品,甚至跟我一模一样的产品,都敢说是他们企业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昭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凤仪也说,企业的产品被假冒、侵权的情况很常见。
 
  “南都马上问”调研走访时,不少企业对此也颇为头疼。“你今天设计出一款外观独特的款式,明天后天满淘宝、天猫就都是你这个款式的产品了,谁还愿意大量投入去创新款式呢?”中山市某服装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由于电商未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企业的创新力持续萎缩。
 
  中山市某家居灯饰照明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灯饰模仿性太强,换代周期太快,“一旦一款灯饰设计得好,卖得好,也许一两天后整条街铺天盖地都是这个造型设计了。”
 
  挖员工盗技术研发成果被占
 
  不仅是产品被假冒,技术被盗的情况也不少见。“有的研发人员作为中方企业代表去参加与外国企业联合进行的研究,他是受到中方企业派遣,但是掌握技术之后,回来就被竞争对手挖走了,等于技术就被盗走了。”有企业家向南都记者诉苦称,企业投资数亿元进行的研发成果,轻而易举地就遭到个人的占用。
 
  除了被竞争对手挖走的,有的企业家介绍说,还有的公司人员参与企业核心技术研发之后,受到资本圈的青睐,拿到投资带走团队自立门户。一转身也变成了所谓的“创新型”企业。
 
  “以前碰到过,有员工设计的产品,企业还没用,员工离开工厂就把这些设计带到了其他地方。”梁凤仪也说,虽然很多企业已对技术骨干签订了保密协议和竞业限制协议,甚至对技术研发人员签订了在离职期限内的高额补偿金协议,但由于违法成本太低,企业维护自身安全成本又太高,取证难,盗窃企业创新成果、挖实体企业墙脚的行为屡禁不止,人为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董事长张传卫,也是全国人大代表。他调研发现,实体经济领域,很多创新型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都面临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不少企业损失惨重。“可以说已经成为创新型、研发型企业领域的一大公害,尤其是在工程机械领域也非常严重。”张传卫表示。
 
  维权困境
 
  跨地区打假太难企业打假很痛苦
 
  雷军表示,厂商也有专门的打假队伍,也得到了各地工商、公安部门的支持,但成效不大,打假问题不仅是厂商的问题,主要问题在于许多制假者跨地域制假。“除非你能抓住一大批,一大片,否则抓住了几千个,案值很低意义不大”。
 
  打击过程中,还可能碰到地方保护,因为不管是制造厂家、销售市场,大家都有税收,都能带动GDP,制假地的政府参与打击的积极性就会降低。
 
  在南都马上问调研的企业中,不少企业遭受过侵权行为,但并非每一家都选择主动积极维权。取证难、维权成本高是主要问题。
 
  东莞市德尔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辛创介绍,早前就曾有企业用德尔的商标生产假冒伪劣产品,提供给德尔能合作的一个经销商,“取证比较困难,企业没有精力,如果不是造成过多影响,时间长了也就过了”。
 
  珠海国佳新材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打赢了三场知识产权“官司”,不过谈及维权成本,国佳新材董事长王海波说,如果不要求索取巨额赔偿,法院判得快,成本也就几万元。但若要索取赔偿,案件就会变得很复杂,得不偿失。“我们已放弃这种索赔,只要求对方道歉,下架商品停止销售”。
 
  黄建平也在建议中提到,网络证据本身具有时间短、易丢失、难保存、跨区域、不规范等特点。“我们公司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打假的法务部,耗费大量人力财力。”他说,现在违法分子多数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居无定所、流动作业,甚至将分散到境外,导致被侵权的实体企业取证难,维权成本远大于侵权成本,即便胜诉,也无法认定被侵权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所获收益。“法定酌情赔偿没有明确的计算公式,实践中酌定赔偿额超过50万的都凤毛麟角,不足以威慑侵权人“。他认为,若是“劣币驱逐良币”不仅会让实体企业成本大幅增加,更严重影响实体企业的创新激情和研发投入。
 
  代表建议
 
  建立曝光平台
 
  设置禁业年限
 
  雷军建议,针对假冒伪劣产品要加重处罚措施,加重打击力度。推进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执法时,要选重点区域、重点市场严加监管。雷军还特别建议,以后人大在开展专题询问时,能吸纳相关领域的人大代表。“不同法律的执法检查和监督,包括专题询问,非常专业,调动2900名人大代表的积极性,技能推进执法监督工作,又能发挥代表的作用”。
 
  对于网络侵权行为频繁的问题,黄建平也建议,加快推进落实“网络实名制”和“电子商务经营主体资质登记、公示制”。“这是规范网络交易的基本保障”。同时,建议对以侵权为业、侵权规模较大或重复侵权的网站加大处理力度,根据售假侵权情节,设置禁业年限,直至吊销经营许可、禁止从事互联网商贸活动等。
 
  对于技术被盗的现象,梁凤仪建议建立“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黑名单”曝光平台,从源头上重拳打击遏制恶意行为。张传卫也表示,对企业来说,“内鬼”难防,他希望能够构建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能够切实保障企业的创新活力。
 
  深圳酷派相关负责人认为,从法律法规到实践,目前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他认为目前知识产权政策主要关注前端,即知识产权布局和申请阶段,希望未来政策支持可以向后端知识产权维权、保护、运用阶段延伸和倾斜。“只有把后端打通,使前后端形成一个良性的闭环和自反馈,才能真正促进国内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和繁荣,也才能真正让企业的知识产权发挥到应有的价值”。
 
  辛创说在国外很多大型的公司会公布自己的知识产权共享,但目前国内还没有平台化。辛创建议,希望部分公共基础的专利能够开放,有知识产权共享的平台。“一方面企业自身有信心,另一方面开放运作,可利于全民共享”。
 
  部门回应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推进知识产权运用保护创新制度供给
 
  记者从广东省知识产权局获悉,2016年1-12月,全省专利申请量50。57万件,发明专利申请量15。56万件,专利授权量25。90万件,发明专利授权量3。86万件,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为2.36万件。到2016年底,有效发明专利量达到16.85万件,保持全国第一。
 
  广东构建多层次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省政府与珠三角地市政府签订知识产权保护责任书,在全国首创知识产权保护责任管理方式,建立目标分解和责任倒查机制,明确各地落实建立重点产业和重点市场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等主要任务。在深入开展打击侵权假冒工作方面,2016年,全省知识产权系统共受理专利纠纷案件4038件,结案3879件;查处假冒专利案件立案1230件,结案1230件,同比增长70%。探索建立“政府监管+平台自律”相结合的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和长效机制,处理涉及电商领域专利纠纷600余件。
 
  广东正通过大力推进知识产权运用,给创新者带来更多的市场运营收益。开展重点产业专利导航,探索根据专利链布局创新链新模式。开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九大重点科技专项全球专利态势分析预警,建成产业专利系列数据库17个,形成系列专利分析及预警报告50份。2014年以来,广东成为国家“以市场化方式促进知识产权运营服务”四项试点全部开展的唯一省份。推进知识产权运营平台建设,建设形成了全国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横琴特色试点平台、广州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等国家及省级知识产权交易平台等。
 
  据悉,下一步,省知识产权局将重点在提供创新资源技术供给、强化激励和保护创新制度供给、支撑广东创新与全球创新对接等方面下功夫,为广东发展创新型经济提供更多的源头活水、持续创新的动力和更高的互联平台,努力将广东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知识产权交易中心。
 
  案例
 
  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最快一个月结案
 
  快速维权援助中心是广东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一大亮点。自2011年中山成立全国首家单一行业知识产权快速维权援助中心———中国中山(灯饰)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以来,5年广东省共获批新建东莞家具、顺德家电等6个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至今广东省累计建设国家单一产业快速维权中心达到7家,探索出一套“快速授权、快速维权”的新机制。2016年,各快维中心快速授权专利5000多件,快速维权500多宗。
 
  拿中山(灯饰)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为例,记者了解到,符合条件的专利侵权纠纷案件从受理、调查取证、举证答辩、行业调解或移送司法能够在一个月内结案,提高维权的时效性;同时,灯饰类外观设计专利最快一周获得电子授权,使灯饰领域的专利申请审批速度与灯饰研发上市周期同步,鼓舞了灯饰企业的自主创新热情。
 
  中山古镇某大型灯饰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该企业目前已申请专利近40件,仅在去年,就有超过30款产品涉嫌被25家以上企业侵权,其通过快速维权中心申请维权,目前大部分已得到调解,但也有个别企业不同意调解,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如果没有快速维权中心,专利维权至少须耗时半年以上,由于灯饰产品更新换代周期只有数个月,维权时间过长,对产品的保护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