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 每月关注 >

 

诺基亚跌落神坛 芬兰城市奥卢劫后重生

发布日期:2019-08-07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奥卢是诺基亚研究和制造业务的一个重要大本营。这个城市足够小,小到许多人不是为诺基亚工作,就是为诺基亚当地供应商网络中的一员工作,甚至彼此认识。

  奥卢是诺基亚研究和制造业务的一个重要大本营。这个城市足够小,小到许多人不是为诺基亚工作,就是为诺基亚当地供应商网络中的一员工作,甚至彼此认识。在这样一个地方,市场份额或移动技术的巨变不只是理论上对颠覆进行讨论那样简单,而是可能对一个社区造成致命一击。

  然而,奥卢的现状某种程度上堪称奇迹。它没有因此沉沦,而是上演了一场不平凡的重生。在最糟糕的诺基亚裁员过去5年后,奥卢的科技就业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这很大程度上源于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在这里扎根。

  奥卢的复苏是当地政府官员、大学以及企业家团结一心,积极采取应对措施的成果。其他地区也已经面临或终将面临数字变革颠覆传统经济引擎所产生的动荡,奥卢的复苏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值得思考的模式。在奥卢,这样的迅速行动取得的成果催生出了一个在6年前还不可想象的传统观点。

  “没有诺基亚及其手机的兴衰史,我们就没有今天的移动产业,”奥卢经济发展局BusinessOulu局长尤哈·阿拉-莫苏拉(Juha Ala-Mursula)表示,“如今我们可以说,诺基亚的遭遇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诺基亚跌落神坛

  奥卢是芬兰第五大人口城市,坐落在波罗的海的东部边缘,就位于冰封的拉普兰边界南部。该市有20万居民和多所理工大学,在多代无线技术演变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诺基亚被誉为芬兰的骄傲。尽管它把总部设在了赫尔辛基附近的奥斯波市,但是向北有8个小时车程的奥卢市已经成为了它的第二大据点。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大部分时间对于奥卢来说尤其甜蜜。诺基亚曾经是全球最大的数字手机销售商,市场份额一度达到大约40%。

  大约15年以前,诺基亚在奥卢拥有大约4800名员工,与大约2000家分承包商建立了业务联系。奥卢是诺基亚功能手机软件的主要开发中心之一。曾经有一家芬兰经济研究所预计,在芬兰十年间的经济增长过程中,诺基亚贡献了其中的25%。蓬勃发展的消费者业务加上另外一半向运营商销售网络和电信设备的业务,使得诺基亚成为了祖国的骄傲。

  然而,这一芬兰奇迹在2007年遇到了瓶颈。这一年,苹果公司发布了iPhone。似乎就在眨眼间,诺基亚从功能手机之王变成了智能机失败者。随后,诺基亚开始裁员,越来越多。2013年,令所有相关方感到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微软公司同意以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消费者业务。与此同时,诺基亚还在努力纠正也已疲软的电信设备业务。

  从一开始,微软的这笔交易对于诺基亚员工来说就是一个坏消息。2014年,微软宣布裁员1.8万人,其中包括1.25万名前诺基亚员工。一年后,微软再次裁员7800人,多数是手机业务员工。

  微软也在缓慢地向移动业务转型,希望通过开发自主手机推动自动移动操作系统的发展。但是,微软的运气不佳。2016年,微软对收购诺基亚这笔交易减记76亿美元,把诺基亚的收购价全部勾销,几乎关闭了诺基亚业务。

  在奥卢的土地上,冲击波似乎从未停止。

  “我们一直到深夜还在想该做什么,”前诺基亚员工阿拉·摩苏拉(Ala-Mursula)表示,“我们想向前看,不回头。没有其他人能够救我们。”

  芬兰有个词叫“sisu”,指的是芬兰文化中在磨难面前绝不屈服的精神。这个词常常被用于二战期间苏联对芬兰的入侵,但是像奥卢遇到的这种局面,sisu也能引发共鸣。

  随着诺基亚的没落,当地大学、企业以及政治领袖开始会面为奥卢的复苏制定一个务实计划。

  数字健康带来复苏

  在评估奥卢的优势时,该地区的领导人迅速想到了两项资产。第一个就是奥卢在无线电信号工程领域的庞大人才储备,该领域是移动技术的基石;第二个就是奥卢有着深厚的生命科学和数字医疗保健研究基础。这两者似乎为鼓励数字健康创业公司打下了理想基础,后者需要有医疗领域经验的人士和联网专家。

  奥卢把奥卢大学医院(OYS)、奥卢大学以及多个当地研究中心、正在开展的研究项目整合在一起,建立了一个名为“奥卢健康”(OuluHealth)的广泛项目。

  “人们想要引领更为健康的生活,”奥卢健康项目网络主管明纳·科姆(Minna Komu)表示,“我们能够把技术植入这一城市来实现这一点。因此,为何不提供他们需要的工具呢?”

  奥卢的目标是围绕着数字健康完善和支持一套清晰的生态系统。在那些已经建立的项目中,奥卢大学医院测试实验室在一个医院环境中测试使用5G和3D虚拟技术的产品;OAMK Simlab实验室负责测试并从医疗保健提供商获取产品反馈信息;奥卢福利实验室负责在社会和住宅环境中演示产品。

  这其中还包括了北芬兰生物样本数据库(Biobank Borealis of Nothern Finland)项目,它包括了可供研究人员使用的海量医疗样本。奥卢大学医院已宣布,计划在2030年之前投资5亿欧元将自身转型成为一个由数字驱动的“未来医院”。

  “我们现在能够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分析海量数据,”科姆称,“这能够让大规模个性化医疗保健成为可能。”

  目前,已有大约60家创业公司参与到了部分奥卢健康项目中。没有哪家公司能够像QuietOn这样更好地解释这股发展势头,该公司生产的降噪耳塞有助于提高人们的睡眠。

  作为QuietO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珍尼·科伦尼(Janne Kyllönen)在几年前为诺基亚工作,他发现自己的Bose降噪耳机太大,太笨拙。在诺基亚关闭了当地的一家办事处后,他与另外一名前诺基亚员工马蒂·尼苏拉(Matti Nisula)一起成立了公司,利用他们在信号处理领域的经验开发一款更为袖珍的产品。

  QuietOn的早期版产品获得了芬兰航空公司的青睐,从而让他们提高了产量。现在,第二版降噪耳塞已经发布,面向的是失眠消费者。QuietOn联合创始人们推举另外一位前诺基亚员工佩卡·沙伦德(Pekka Sarlund)担任公司CEO。

  “我从1986年开始了我的诺基亚生涯,25年后在2010年结束,”沙伦德称,“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领域并不大,我们彼此认识。”

  确实是这样,许多其他QuietOn员工都曾在诺基亚工作过。QuietOn创始人们还获得了前雇主诺基亚的帮助,这多亏了诺基亚转职桥接计划(Bridge Program)。该计划根据员工的工龄提供慷慨的离职补偿金,并为选择创业的员工提供另外2.8万美元资金。

  更长远的规划:5G和6G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