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 每月关注 >

 

降低社保费率引关注 专家:养老保险降费空间大

发布日期:2019-05-1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降低社保费率引关注 专家:养老保险降费空间大---“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权,让他们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是可以做的。“

降低社保费率引关注专家:养老保险降费空间大

  社保费率从养老保险降起?

  “给地方更多的自主权,让他们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阶段性地、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是可以做的。总的是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的表态,让不少人看到了降低社保费率的希望。

  3月21日,上海市政府发布消息,决定下调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三个险种共计2.5%的单位缴费率。在多地先后启动降低社保费率措施的同时,阻力和质疑也从未消减。

  现状

  “月薪8000提到1万,公司额外支出千元左右,

  水涨船高的五险一金成为加薪阻力”

  拿到上个月的工资单,冯林有些哭笑不得,“应发工资看上去挺唬人,有9819元,也算是小1万元了,可紧挨着的一栏实发工资,只剩下6975元,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硕士毕业至今,冯林已经工作五年,面对实际到手不足七千元的收入,他更多的是无奈,“单单是养老保险,每月扣掉小一千元,可这钱等我退休以后究竟还能值多少?”

  在一家IT杂志社工作四年的吴英娜同样对每月数额不菲的养老保险心存疑虑。“距离退休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其间变数很大。如果我不能在北京连续缴纳十年,最后回到老家领养老金的话,就只能按照省平均工资来,那现在在北京的高缴费肯定是要吃亏的。”吴英娜琢磨着,倒不如养老保险少扣些,个人也可以选择购买商业保险进行补充。

  去年春天,张思雅跳槽到目前的公司,老总给她开出了8500元的月薪。“8500元听起来挺高的,但扣完五险一金和所得税,实际到手的工资最多剩下四分之三。”不过,相较于之前公司而言,这家公司至少算得上正规。

  “以前公司规模不大,工资实际是分两部分发的,一部分是按照五险一金缴纳的最低标准来,另一部分则是绩效工资。”入职时,张思雅被要求在财务那里登记了两张银行卡,“绩效工资部分跟五险一金不挂钩,说是给员工增加些实际到手的收入,其实主要是公司希望减轻些负担。”

  对于企业的压力,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的徐铭颇有体会,“以税前月薪1万元为例,企业的用人成本其实要多出四千多元。作为员工,自然都希望能够加薪,但随之水涨船高的五险一金很可能成为加薪的阻力。”徐铭举例说,一个员工从月薪8000元提到1万元,企业要额外为其支付的五险一金就要相应多出1000元左右,实际用人成本的增加并不是表面看到的两千元而是将近三千元。

  “只是需要有个社保连续缴纳的记录”

  从2005年注册公司算起,秦磊已经在中关村打拼了十年有余。公司主要做电脑零售,如今行情不景气,员工只剩下七个人。

  “这里面真正缴纳五险的也就四个,还都是按的最低标准。”秦磊坦言,他们并不指望到时候用这些保险看病或养老,只是觉得在北京长期发展的话,需要有个社保连续缴纳的记录,毕竟很多地方会用得到。

  由于户口在老家青岛,秦磊前些年一直都是以当地失业居民的身份单独缴纳医疗保险,直到2013年孩子出生,才特意转为在北京缴纳五险,“孩子长大后要在北京上学,那就得有入学资格。现在政策不断调整,谁知道等我们家孩子长到六岁那会儿,要求最低连续缴纳多少年,只能提早开始准备。”

  至于公司里不缴纳五险的,通常都是亲戚朋友介绍来打工的,“顶多干上三两年,挣点钱就回农村了,压根儿没打算长留,更谈不上在北京养老。你说医保有用,可人家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一年都看不到起付线,在起付线之内还是要自己掏,图什么呢?”秦磊算过一笔账,以送货员每月实际到手四千元为例,如果缴纳五险,公司要额外支付一千多元,意味着花五千多元的月薪雇一个送货的,负担太重,显然不合算。而个人哪怕只需出三百元,对他们来说,也相当于一年三千多元打水漂,倒不如把这钱直接涨到工资里来得实在。

  “几乎没取出来用的机会,

  自然不愿每月被扣这笔钱”

  作为创业公司合伙人,陈俊在社保缴费问题上面临着类似的窘境。两年多前公司刚成立时,陈俊甚至说不清自己究竟算创业还是失业,“从社保和工资的角度来说,其实是进入一种失业状态,之前那么多年连续缴纳的记录就此中断,也不再有稳定的收入。”刚开始的半年里,陈俊连工资都没有,五险一金更是无暇顾及,“前期初创团队里,大家形成一种默契,都没有五险一金的概念,也不谈税前税后,只讲净工资。”

  去年3月,公司完成A轮融资之后,规模逐渐达到四五十人,包括五险一金在内的各项制度陆续被提上议程。即便如此,也并非实现全员覆盖。“在办公室工作的正式员工,以及工厂里面从事研发工作的专业岗位,一般会把这部分纳入,但也都不是按照实际工资为基数缴纳,只图有个缴费记录,毕竟创业公司起步阶段都有很多困难。”

  而工厂里的一线工人,始终不在缴费范围内,“工人流动性非常大,平均就职时间不超过半年,就算我们给他缴纳,他换到下家也未必能续上,那就等于是白白浪费了。更何况,他们也知道几乎没有取出来用的机会,自然不愿意每月被扣这笔钱。”

  观点

  “养老保险费率

  占比最高,

  具较大降费空间”

  李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多年以来,我国的“五险”总费率都处在40%左右的高位,而高费率引发的道德风险体现在企业少报瞒报工资基数,少报职工人数,非正规就业者的收入基数更是不透明。有研究认为,实际缴费基数大约只有应缴费基数的70%左右。另外,高费率还是断保的重要原因,所有这些问题最终都会减少保费的收入,也会影响到受益人的保障水平。降低费率不仅有利于减轻缴费主体的负担,也有利于提高参保率,控制逃费漏费的道德风险,提高社会保险制度有效的再分配功能。

  尽管去年已经对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费率分别下调了1%、0.25%和0.5%,但由于这三项本身所占比例较低,减负力度有限,对企业来说,还是很难缓解劳动力成本高所带来的问题。相比之下,养老保险费率所占比例最高,达到28%,具有较大的降费空间。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