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每月关注 >

 

库店CEO郑剑豪:社交电商的变局刚刚开始

发布日期:2019-01-0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2019年伊始,又有一波投资人和企业家,把社交电商列入了规划中。如果社交电商是个马太效应压倒一切的养蛊游戏,那么后面追随者们都不必去投资参与了。郑剑豪说:

  2019年伊始,又有一波投资人和企业家,把社交电商列入了规划中。社交电商还容得下多少企业?最后谁能胜出?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不存在品类垂直的社交电商。”投资人孙艳华认为。

  然而从业者们却认为:社交电商行业的变局才刚刚开始。

  重要命题:社交电商行业还有多少机会?

  如果社交电商是个马太效应压倒一切的养蛊游戏,那么后面追随者们都不必去投资参与了。

  然而,从业者们都认为市场还很大,拼多多只相当于淘宝的低端部分。云集上的品类宽度远小于京东,并不能满足多数用户诉求。

  其实行业已经井喷了。去年有上千家企业杀入了这个市场,贝店、达令家、环球捕手为代表的第二梯队平台增速迅猛,很多企业都将预估取得5-10倍的GMV增速。有着奢侈品公司寺库背景的库店更是在12月份销售额双双翻番,一举进入亿元俱乐部。

  由此可看出,大家是越来越相信的:这是个万亿级的市场。分享式社交电商的后来者们仍大有机会。

  不得不说的是,现在不管是哪一类的电商门槛都在提高,只靠一款产品拉人头就能起盘的日子过去了。现在进来的大玩家,都是行业资深人士、上市公司。

  哪些社交电商会胜出?现在还能不能进入社交电商行业?看看市场给出的答案吧。

  行业领跑者增速下降,其他平台蓬勃兴起

  两年前,云集和拼多多一起掀起了社交电商的浪潮。时至今日,两边的竞争态势截然相反。拼团式社交电商领域,拼多多一骑绝尘。分享式社交电商领域,云集的追兵们越来越近,分享式社交电商已成春秋战国之势。

  虽然社交电商行业的各路新贵的数据尚未正式发布,各路消息纷纷传来:云集今年增长依然是翻倍式的增长,但增速已经回落。其他社交电商却增速凶猛。

  种种数据说明了两个现象:

  1、这个行业真的是个巨大的蓝海市场。有实力的业绩都很喜人。巨大的市场空白,让后来者仍存在后来居上的机会。

  2、很多后来者比冠军跑得快,资深新贵们,跑得更快!

  所谓资深新贵,是那种在电商行业内耕耘多年,又有着独立资源优势的团队。

  讨论社交电商的未来,绕不开云集微店。如果存在马太效应,云集微店的增速能够超过其他平台,那么这将是个寡头市场。但是云集微店的市场占有率下降了,则市场就可能百花齐放。

  清华大学教授柴跃廷当初曾评价道:云集微店还不是终极的电商形态,仍还是走在下一代电商终极状态的路上。当年云集利用后发优势,速度跑过了其他微商。现在其他企业一样是带着后发优势入场。

  短期内出现寡头的机会,是越来越渺茫了。

  人性决定:社交电商注定百花齐放

  社交电商的年会,过去素来是这样的姿态:一群妈妈抱着孩子参会,孩子哇啦哇啦地哭。平台创始人身着盛装,逐个和所有参会者合影。

  但现在,而今参与社交电商的从业者,也不是当初的那群人了。库店的年会开得更像是个行业专家会。

  “传统电商像是大海里竞逐,而分销社交电商更像是在池塘里养鱼。大家都有自己的私域流量。流量属性不同,令不同的社交电商平台,面向不同的用户群体,具备了各自不同的价值。”

  这不是分析师的言论,发言者是一名库店店主。她也是一名企业高管。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会上,库店CEO郑剑豪透露了自己的用户结构:企业管理层、白领是多数。这和云集、贝店的用户结构截然相反。

  面向高端人群才会有未来。郑剑豪认为,人群的影响力是自上而下的。高阶人群有着更高势能的影响力。如果圈子过于狭窄,就回很难影响到更多的人群。

  有个现实的例子:一位高管的老婆是全职太太,想做微商。在朋友圈里卖了一年的白酒,最后盘点下来,这十来万白酒全都卖给了高管先生的企业家朋友,而且这位好好先生还三天两头地帮老婆吆喝。其实这位高管先生才是真正的微商,这位太太从来就没能真正影响企业家们的消费选择。

  郑剑豪认为:“信任是自上而下流动的。一个人会向更高社会身份、更有品味的人去学习。没有人会跟随一个比自己品位低的人。社交电商如果从低端产品起步,那么势能会很低,影响的人群越来越低之后,流量的裂变就进行不下去了。如果从高端起步,开始会难一点、慢一点,但是后面会越来越快。”

  其实库店也很快,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库店就将GMV做到了1亿。其中最后一个月的增速就有100%。

  可能大家都在中低端厮杀争抢宝妈。而中高端的白领、高管人群,等待一个中高端的社交电商,已经等待了太久时间!

  出身奢侈品电商寺库的郑剑豪对此深有体会。早在做寺库商城之前,他们就做过调研,每年在奢侈品代购领域就有几百亿未被满足的消费需求。然而在B2C领域触达用户太难了,寺库坐拥坐拥高端供应链,却难以快速覆盖万亿庞大市场。

  有了社交电商,就好办了。这也是郑剑豪在寺库上市之后,再次踏上创业之路,成立库店的原因之一吧。

图片6.jpg

库店会是第一个进入主流人群的分享式社交电商吗?

  下一步竞争,团队的能力更重要

  5年前的微商还是个体户水平,3年前的微商多是小作坊水平。2016年起这个行业才开始有了平台意识。“社交电商行业的团队水平普遍不高。”一位社交电商和传统B2C电商领域的双料专家如是评价。

  先发的社交电商企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却都贡献给了对手。市场上出现了太多玩家,于是再也没有人能够讲出独一无二的故事。这也是阻挠分享式社交电商市场出现寡头的原因。

  郑剑豪说:“现有社交电商都集中于中低端,而中高端的社交电商只有库店,我们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护城河。为了服务中高端用户,库店一开始就引入了寺库的全球高端供应链,以及寺库的高品质服务。寺库的商品流程是最长的,因为我们要求完整的授权链。我们要的用户也和其他平台都不一样。

  之前的社交电商基本都需要百人以上的团队。云集微店做到月度5亿GMV的时候,团队已经有500人。像库店这样有成熟平台经验的企业,可以以二十多人就能够在半年内做到1个亿的GMV。团队人数的多少,来自于于企业运营模式和企业管理能力造成的差异。

  既然模式大同小异、供应链大同小异,那么更重要的,就是:创世人的格局决定能够走多高,团队效率决定能够走多快。

  譬如华为和小米,虽然都是手机行业的新兵,但更优秀的团队却让他们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还会有哪些更优秀的电商团队出现?这又是2019年的新变数。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