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每月关注 >

 

小鸣单车破产!12元一辆贱卖 11万用户等退押金

发布日期:2018-08-1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到2017年底被部分用户申请破产清算,如今彻底宣布破产并欠下高达5000多万元债权,小鸣单车用了短短两年时间。近日

  作为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

  去年7月起,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接连陷入押金风波,随后走向倒闭、合并、转卖,留下一地鸡毛。共享单车市场逐渐形成摩拜、ofo和哈罗单车三足鼎立的格局,现如今摩拜、哈罗分别倚身于美团、阿里,曾经的领头羊ofo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

  11万用户等退押金,账户仅剩35万余元

  小鸣单车是目前国内第一家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的共享单车企业。

  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到2017年底被部分用户申请破产清算,如今彻底宣布破产并欠下高达5000多万元债权,小鸣单车用了短短两年时间。

  据介绍,小鸣单车主营方悦骑公司注册资本约621万元,累计用户约400万人次,累计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在共享单车全面爆发时,小鸣单车曾经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在南方二三线城市大面积投放,十分高调。然而,随着共享单车风口渐弱,以及自身管理不善、利用押金盲目扩大规模等,小鸣单车的命运迅速发生逆转。

  事实上,小鸣单车所遇问题是行业通病,也是共享单车企业走向破产的典型样本。

  2016年年底,共享单车领域内仅获得融资的入局者就有20余家。面对众多对手,共享单车市场参与者开始疯狂砸钱抢占市场,小鸣单车开始拼命投放产品。可是扩大规模的钱从哪儿来?

  用户押金是最简单粗暴的资金来源。

  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其中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然而为通过价格手段获客,小鸣单车从未形成盈利模式,主要依靠融资和押金池存活。由于共享单车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押金一被挤兑,公司旋即垮塌。

  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共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收取用户的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在这样的经营模式下,小鸣单车的问题逐渐恶化:

  2017年12月,广东省消委会宣布起诉小鸣单车经营方悦骑科技,自2017年8月开始,原告陆续收到消费者关于被告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截至同年12月8日,原告共收到消费者对被告的投诉2952件;

  2018年3月22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法院判决,小鸣单车需按承诺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

  2018年5 月 18 日,广东消委会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官方还专门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便消费者通过小程序进行债权申报。

  然而,在破产清算这两个多月中,仍有大量小鸣单车用户押金未退。

  7月10日,我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广州中院召开。法院显示,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万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合计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

  7月13日,“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发文称,目前“小鸣单车”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35万余元。另外,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首例共享单车破产!负债5000多万,12元一辆贱卖,11万用户等退押金!ofo小黄车的日子也不好过

  近日,相关公告披露,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同意对小鸣单车按每辆12元进行回收。

  共享单车企业接连倒闭

  天津"单车小镇"已无"共享订单"

  曾1夜间"遍地是钱"

  除小鸣单车外,共享单车行业浪潮中还有很多出局者,比如悟空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等。其中,悟空单车的生命仅仅维持了五个月,因产品设计不佳、市场调研不够深入而宣告失败;酷奇单车因押金问题一度“失联”,只能惨淡收场。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6月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内至少有15家共享单车倒闭企业,可谓“前赴后继”。香港首家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也在近日宣布结束其在香港的业务,从业务投放到结束运营,只维持了短短15个月。

首例共享单车破产!负债5000多万,12元一辆贱卖,11万用户等退押金!ofo小黄车的日子也不好过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一个以自行车为主要产业的北方小镇,因为共享单车的崛起,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共享单车火爆时,这里曾经有500家商铺,而如今已经不到300家。无论是整车生产企业,还是零部件生产企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幸存下来的企业,已经不敢轻易接共享单车的订单。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天津聚友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菅顺启的印象里,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共享单车一出手便是几万辆。为了确保摩拜订单的质量,菅顺启还特意给每个工人加了10%左右的薪水。此外,另外一家工厂美邦车业也在2017年上半年接了小蓝单车10万辆的订单,每辆赚几十块钱。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这些共享单车平台的崩盘,王庆坨也迅速由春天坠入寒冬。正如天津捷易达自行车厂总经理杨清亮所说,很多企业都是被迟迟不能到账的尾款拖垮了。

  在王庆坨的空地上,有媒体拍到了大批废弃的共享单车,估算有数万辆,绝大多数是已经倒下的公司的车,比如酷骑、小拜。

  三足鼎立的共享单车天下

  哈罗背靠阿里巴巴、摩拜卖身美团、ofo卖身仍是迷

  根据易观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5月市场报告》显示,在月活跃用户规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罗单车分别以2805.10万人、2085.63万人和761.85万人占据共享单车行业前三名。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上,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即使三分天下,这些企业都离不开资本的支持。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