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每月关注 >

 

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周岁” 亟待再完善修正 迪拜

发布日期:2017-11-1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周岁 亟待再完善修正 迪拜 网上约个顺风车,对方说地方宽敞还能睡觉,结果来的却是一辆大货车;天气极好,路况极佳,想要叫个网约车,打开软件却发现动态调价1.5倍;叫个网约车送护照,接单的电动汽车跑到半道没了电,造成损失双方争论不休
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周岁” 亟待再完善修正 迪拜

网上约个顺风车,对方说地方宽敞还能睡觉,结果来的却是一辆大货车;天气极好,路况极佳,想要叫个网约车,打开软件却发现动态调价1.5倍;叫个网约车送护照,接单的电动汽车跑到半道没了电,造成损失双方争论不休……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自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我国随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承认网约车合法性的国家。如今这项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周岁”,不过,相比破局之初,现在的点赞声却并不强烈,各种网约车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相关专家指出,新政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使得网约车从野蛮生长进入到规范发展阶段,然而在政策落地过程中又产生了新的问题,相关部门执法监管需要建立新的机制,各地暂行的实施细则仍需不断修正完善。

打车难现象仍然存在

2010年5月易道用车成立,拉开了网约车行业大幕,此后,滴滴打车、快的、优步等平台陆续进入市场,“烧钱补贴”以占领市场的战略使得网约车市场一度疯狂生长。2016年,网约车新政的出台首次提出将互联网专车纳入预约出租车汽车管理,在平台网约车牌照、驾驶员资格认定、车辆准入等各方面都给出了具体要求。

 

 

交通运输部在今年7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网约车新政实施后,截至当时,已经有24个省(市、自治区)发布了实施意见,133个城市公布落地实施细则,还有86个城市公开征求意见。

李强是石家庄市某企业的司机,由于工作性质原因空闲时间较多。2015年,看到网约车市场的繁荣,他买了一辆比亚迪轿车,入驻了两个网约车平台,当起了网约车司机。“当时专门买个小排量的国产车,跑起来成本低能多挣点,可现在却受到限制。”李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的这辆车轴距2600毫米,排气量1.5升,不满足石家庄市对网约车的要求。

今年7月21日,《石家庄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施行,规定申请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车辆,应为本市号牌且登记注册的5座(含5座)以上、7座(含7座)以下乘用车,燃油车辆轴距不低于2675毫米,排量不低于1.8L或1.4T,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有服务所在地户籍或取得服务所在地居住证。

相较来说,石家庄市的规定还不算严苛,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网约车新政,除了国家规定的各项标准外,还对驾驶人户籍、车牌、车型等作出要求,车辆轴距和排气量要求更高。例如北京新政就要求,私家车成为网约车后要变更为运营车辆,司机为北京户籍,车辆为北京牌照,5座三厢小客车排量不小于1.8升,车辆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

这些要求无疑将许多平台的网约车司机拒之门外。有媒体报道,北京市网约车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该市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就有1/3的司机退车了,甚至其中一部分车辆还没到期就退租。

如今,李强已经退出网约车行业。“尽管石家庄的正式新政相对之前征求意见稿已经宽松不少,但我的车还是不满足要求,回头被查住也得停,还得参加考试、各种申请什么的,现在挣得也没之前多,干脆不做了。”李强说。

和李强一样,随着全国各地新政实施细则过渡期的截止,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司机和车辆因不符合标准而退出,随之全国多个城市再次出现打车难、打车贵的现象。

滴滴出行的一项调查数据表示,2017年6月的打车难度与2016年6月相比,北京增长12.4%,上海增长17.7%,广州增长13.2%,深圳增长22.5%;难度减少的城市中,成都减少1.8%,三亚减少1.0%。

经常来往于北京和石家庄的刘婷告诉记者,即使是在非高峰时段、非恶劣天气的情况下,在北京CBD之外的地域打车,很可能需要在应用里排队叫车,而石家庄也并不好太多,过去一打开软件地图上全是车的情况再也没有了。“排队功能是今年滴滴才推出的,这项功能的出现,实际上就是承认高峰时间你要等更长时间,这个功能就是为留住用户,让你不要放弃。”刘婷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打车难是因为数量少,难打车是因为价格贵,网约车正规化后打车难度却在增加,归根到底是对平台、对车、对人的准入门槛定的还是太高。

针对网约车新政后打车难、打车贵现象一定程度上重现的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对于打车难,通过互联网+网约车新业态规范管理和不断培育市场,最终构成多样化、差异化、品质化的出租汽车出行服务体系,逐步完善市场缓解群众出行需求,同时更呼吁各个地方加大公交优先战略实施。

新政后产生“灰色地带”

冯浩泽(化名)是石家庄市一名网约车司机,他驾驶的是一辆东南DX3型SUV,轴距2610毫米,排量1.5升。“肯定不满足条件,但我这样的都不满足,那能满足条件的就没几辆车了。”尽管石家庄网约车新政设置了3个月的过渡期,今年10月20日过渡期已过,新政正式施行,但冯浩泽却表示不担心:“已经和平台沟通过了,平台说没事儿,绝对不会查,他们怕我不跑了,一个劲儿给我宽心。”

说到跑网约车的相关资质证照,冯浩泽表示自己已经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说得再具体些却又说不清。“我该办的都办了,其他的应该都是平台给申请吧,反正也不耽误跑车。”冯浩泽认为,对于网约车,相关部门肯定不会认真查,“网约车外头又看不出来,怎么查?还能满大街地找我这一个车?再说,只要一查就堵车,真要查他们就涉嫌‘钓鱼执法’了,骂都骂死了。”冯浩泽说。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