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深度报道 >

 

世界经济中心东移下的广州机遇 辽宁台风

发布日期:2017-07-27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世界经济中心东移下的广州机遇 辽宁台风 广州是华南的中心,也是国家重要中心城市、枢纽型网络城市,如今,它又多了一个新头衔:世界一线城市。 近日,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组织GaWC公布了2016年世界城市体系排名,在入选的361个世界城市中,广州位列第40位,
世界经济中心东移下的广州机遇 辽宁台风


  广州是华南的中心,也是国家重要中心城市、枢纽型网络城市,如今,它又多了一个新头衔:世界一线城市。
  近日,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组织GaWC公布了2016年世界城市体系排名,在入选的361个世界城市中,广州位列第40位,首次进入世界一线城市行列,广州的城市魅力获得了国际的认可。
  一旦迈入世界一线城市行列,机遇就向广州打开了大门。当地时间6月22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世界大都市协会世界大会全体大会上,广州成功获得2020年世界大都市协会第十三届世界大会主办权。这也是继2017年《财富》全球论坛、2018年世界航线发展大会、2019年世界港口大会之后,花落广州的又一项高端国际会议。
  此外,在6月28日晚,2017夏季达沃斯迎来“广州之夜”。在被誉为“非官方的国际经济最高级会谈”中,广州再次站在“经济联合国”的舞台之上,展示开放、包容、面向世界的现代都市形象,寻求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新机遇。
  在世界经济中心东移趋势日益明显之际,作为世界一线城市的广州,将迎来更多发展机遇。

  广州排名缘何持续攀升
  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小组与网络(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 Study Group and Network,GaWC)以英国拉夫堡大学为基地,尝试为世界级城市定义和分类。目前,GaWC的世界级城市名册是全球关于世界一、二、三、四线城市最权威的排名。
  GaWC将世界城市分为四个大的等级—Alpha、Beta、Gamma、Sufficiency level四个等级,每个大的等级中又区分出多个带加减号的次等级。Alpha级别以上的城市被认为是国际一流城市,在全球竞争以及资源配置中起主导作用。
  2016年版的GaWC世界城市评级报告中,伦敦、纽约是全球一线城市。伦敦、纽约都是实力强劲的国际大都市,在此前的多个国际城市经济实力排名中,纽约已稳操胜券,但GAWC排行榜并不是一个城市经济竞争力的排行榜,而是以综合的标准衡量城市发展的阶段及潜力,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国际化水平等多个纬度的评价体系。伦敦是欧洲最大的城市,在区域辐射能力上相比纽约略胜一筹,此外,伦敦在文化教育方面也具有极大的竞争力。
  从2000年至2012年,中国Alpha类城市一直保持在4个,分别是香港、北京、上海以及台北。广州不断上升的排名俘获了人们的注意力,从2004年 开始,广州在全球的世界城市体系的地位每一年都在跃升,在最新公布的2016年GaWC世界级城市分类中,广州被成功纳入Alpha-类世界城市,成为中国第五个晋升Alpha级水平的城市,在国内的排名仅次于香港、北京、上海与台北。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向 《南风窗》记者表示,“这个排名相对比较客观,与广州当前在国内的地位也差不多,是从综合因素来考虑的。广州在创新和跨国公司这块需要迎头赶上,但广州科教潜力大,高校众多。广州不能对自己的优势高枕无忧,对自己的劣势应该找准追赶的方法,对自己进行准确的定位,对标国际先进城市”。
  什么样的城市是好城市?GaWC通过不同维度的指标把这个抽象的问题具体化,经济实力固然重要,其他要素也是缺一不可。首先就是交通。交通是城市的骨架,人们往往用交通的发展程度来衡量一个城市的便利性。
  广州作为交通枢纽,在区位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集合了海运、航空、高铁于一体,广州有货物吞吐量排名靠前的港口,有中国三大国际航空枢纽机场之一的白云国际机场,有高铁汇聚的广州南站。
  航运方面,广州港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物流系统深入内陆,“内贸”与“外贸”优势兼具。数据显示,2016年广州港货物吞吐量5.4亿吨,集装箱吞吐量1875万箱,分别居全球第6、第7位。此外,广州航空枢纽的优势也十分明显。在国内,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国际化水平仅次于北京上海。2016年,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5968万人次,超越了新加坡机场,在世界排名第16位。国际航运、航空这两大战略枢纽,象征着交通运输的国际化。
  在高铁大跃进的这几年,广州作为区域中心城市在交通辐射能力上有了更好的提升。一方面,广州放大了集聚效应,加强了珠三角内部的经济疏通和对外的物流航运, 另一方面更是连接了香港和东南亚,内外通达,发挥出了高铁改变空间和时间的效应。
  广州除了是交通枢纽以外,还是文教中心,是中国高校分布最密集的城市之一,拥有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名校,全市在校大学生及研究生总数达113.96万人,数量居全国第一。有人才就意味着有千万种可能性,广州集结了全省97%的国家重点学科,80%的高校、70%的科技人员,新型研发机构、各级重点实验室数量均居全省第一。
  在海量的数据下,城市也是承载个人生活的所在。在医疗卫生方面,广州是华南地区乃至国际有影响的健康医疗中心。目前,广州拥有医疗机构3510家,其中三级甲等医院39家,800床以上医院18家,医疗设施总体水平位居全国第三位。
  此外,广州还汇聚了华南地区的央行、民航、铁路等大区机构,其外国总领事馆数量也仅次于上海,还拥有强大的传媒集团。除了经济竞争力,广州在政治、文化、传媒、国际化水平上的综合实力都不容小觑。

  国际竞争催生变革欲望
  作为改革开放的先锋,广州因活跃的自由贸易而闻名全国,一直是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营商成本最低的一线城市。在世界城市的高排名背后,变革的欲望激发了广州巨大的潜力。
  从历史上看,传统商贸曾是广州的名片,民企发达带来了市场主体的多元化,这种发展模式的好处在于企业能够吃下“头啖汤”。广州虽也涌现出一批优秀创新企业,却并未培育出一家真正的“巨头”,原有制造业与商贸优势不足以吸附高端人才,使得广州在新经济主导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分散的民营小主体,意味着企业无法加码研发,反而转向恶性竞争。这种模式必然会在经济网络化程度走高、产业日趋寡头化的时代败下阵来。
  国际竞争实际上是大企业之间的一场竞争,中国500强企业在规模上的跃升与在世界经济版图上的崛起昭示着,中国已经进入了大企业时代。广州的企业发展在这种举步维艰的处境下,有了巨大的变革紧迫感。
  猛醒的时刻已然到来,转型的方向已然确立。广州进入了“招商引资新时代”,着眼于全球资源配置,吸引高端要素在广州聚集。前不久,富士康10.5代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思科广州智慧城、通用电器生物产业园等一大批具有显著带动效应的项目在广州开工建设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数据显示,2016年广州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57.01亿美元,同比增长5.3%。今年第一季度,广州新设外商直接投资企业508家,同比增长40.3%,实际使用外资18.86亿美元,规模居广东省首位。
  截至目前,已有288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广州投资,其中120家企业把总部或地区总部设在广州。世界500强企业的投资象征着全球资本和技术配置的核心力量汇聚广州。 大项目、大企业则意味着技术升级的可能性,不仅为广州企业开启了全新的机遇,还将对整个投资格局与产业链产生巨大外溢效应。
  从资源配置效率来看,大企业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交易成本最小化的需求,能够引领产业迈入纵深。一座城市赢得了大企业,就是赢得了高端的生产要素和全球资本、技术配置的核心力量。比如,富士康在增城的液晶面板,剑指医疗电子—显示技术比肉眼看得清楚,提高了医生手术中的“精确度”,这项技术同时也可以应用于远程医疗。由此可见,富士康集群就意味着医疗电子产业的投资机遇,这正是当下热点。
  同样,GE生物园、思科智慧城落户广州也是这个逻辑。思科中国创新中心将形成一个创新的集聚区,利用云计算、大数据、智能制造等技术创新,带动广州产业升级。这个区域将专注物联网的创新,代表着广州产业互联网的未来。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高成本时代下,广州的房价在一线城市当中一直比较理性。其他城市的经验证明,房价飙升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产业的外迁,想要留住实体经济在客观上必须控制房价的上涨。高昂的生活成本不断推高了创新成本,而广州相对较低的房价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创新力的释放。

  世界经济中心东移
  2016年版的GaWC世界城市评级报告中,亚洲城市不失为一抹亮色。Alpha+类有7个城市上榜,分别是新加坡、香港、巴黎、北京、东京、迪拜、上海,其中亚洲城市居多,中国城市多达3个,世界经济中心东移趋势明显。
  为什么亚洲的城市会有如此突出的表现?近年来,亚洲国家不断进行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加之市场潜力巨大,自然资源、劳动力等综合支撑作用得到有效发挥,使得亚洲地区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亮点。
  此外,区域合作为亚洲国家和地区内部改革与经济增长注入新的动力,有助于降低区域经济成本、实现合作效益。亚洲的产业链把中国经济与亚洲经济有机地连接在一起,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正适应了当下区域经济合作的趋势和亚洲发展的多元性,有利于亚洲产业链整合和价值链优化。
  而广州周边是亚太地区最大的实体经济中心,也是中国连通国际市场、实现对外开放的窗口之一。珠江-西江经济带过中孟印缅经济走廊到达印度洋、东南亚,广州就是这条经济带上的国际性枢纽。因此,国际评级机构的眼光也会逐渐转向东方,看见广州。
  从国际视角来说,亚洲城市排名靠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则可能是,西方国家正在遭遇“多事之秋”,多个国家地区都面临着政治、安全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无法在短期内很好地得到解决。近几年,欧洲发生的恐袭事件委实不少,加上因难民涌入而产生的治安和社会问题,就更多了,欧洲社会还将在担惊受怕中继续与恐怖主义周旋。如果恐袭成为常态化,对城市和城市经济带来的影响都是不可估量的。
  一直以来,作为一座商贸和文化大城,广州对于整个珠三角地区,乃至整个南方地区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是其他任何城市无法比拟的,如今跻身世界一线城市,是国际上广州全球城市竞争力的认可。这是我们的广州,也是世界的广州。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