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深度报道 >

 

去产能一年后部分煤企"翻身" 大多数煤矿仍亏损 老鹰抓无人机

发布日期:2017-01-26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去产能一年后部分煤企业绩翻身 中煤能源、大同煤业等业绩扭亏为盈;中煤协称,效益回升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累计亏损状态 煤价上涨等因素正让部分煤企业绩暂时翻身。大同煤业、中煤能源去年业绩扭亏为盈。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煤炭企业已安全着陆。 1月23日

  去产能一年后部分煤企业绩翻身

  中煤能源、大同煤业等业绩扭亏为盈;中煤协称,效益回升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累计亏损状态

  

 

  煤价上涨等因素正让部分煤企业绩暂时翻身。大同煤业、中煤能源去年业绩扭亏为盈。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煤炭企业已安全“着陆”。

  1月23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召开年度新闻发布会表示,煤炭企业经营状况尚未得到根本好转,相当多的煤矿欠职工工资、养老保险金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中煤协副会长姜智敏透露,随着去产能不断深化,能够内部安置的空间缩小,今年安置的问题难度会更大。

  煤价上涨也并未让煤炭企业一线员工感到春天的到来。

  半年前,包括晋能集团在内的国内主要煤炭企业启动了人员分流。半年后,虽然煤价暴涨,不少煤炭企业甚至扭亏,但晋能集团一位员工李潇(化名)所在的晋能旗下一子公司仍然几乎没有收入,形势依然严峻。

  煤炭企业业绩回暖?

  煤炭价格回升+甩卖资产等因素让一些煤炭企业业绩回暖;很多煤企仍在亏损。

  近期,多家煤炭企业密集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国内第二大煤炭企业——中煤能源公告称,预计2016年年度经营业绩将实现扭亏为盈,归属净利润为18亿元到22亿元。2015年,中煤能源曾亏损25亿元。

  大同煤业表示,预计2016年将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1.8亿元左右。2015年,大同煤业曾亏损18亿元。山西焦化公告,预计2016年年度经营业绩将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4000万元~6000万元之间。大同煤业和山西焦化分别为山西七大煤企同煤集团和山焦集团上市主体,后者还是世界第一大焦化企业。

  煤炭企业业绩翻身一时成了热议的话题。而此前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11月,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06万亿元,同比下降4%;不过利润总额850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56.9%。

  2015年为多年来煤炭行业最为低谷的一年,直至2016年秋季,煤价出现异动。截至2016年年底,衡量煤价最主要的指标——秦皇岛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平仓价639元/吨,比2016年年初回升269元/吨,增长72.7%。

  不过,外部环境好转并不能令所有煤企扭亏。根据同花顺提供的数据以及相关企业业绩预告或年报,兰花科创、安源煤业、大有能源、安泰集团、昊华能源等2016年归属净利润仍是亏损的。

  而那些去年盈利的企业也有的靠的是资产转让所得。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大同煤业在2016年多次进行资产转让,当年非经常性损益高达7.3亿元,主要为处置燕子山矿资产。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大同煤业并未盈利,反而亏损约5.5亿元。

  大同煤业并非个例,中煤能源也名列其中,其最新一次甩卖资产是在去年12月底,其以协议转让方式将上海能源龙东煤矿的相关资产及负债对外转让,转让价款为2.36亿元。

  对于煤企业绩纷纷好转,中宇资讯煤炭专家关大利对记者表示,2017年煤炭行业价格波动肯定是小于去年,既不会有暴涨,也不会有深跌。这意味着考验煤炭企业内功的时间到了。

  经营未根本好转,弥补历史亏损尚需时间

  中煤协表示,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弥补之前亏损尚需时间,还有相当多的煤矿欠职工工资。

  虽然煤价暴涨令煤炭企业暂时业绩好转,但对于一线员工来说,他们还没有感受到煤价上涨带来的春风。

  2016年年初,煤价仍然处于历史低位的时候,晋能集团旗下公司的员工李潇告诉记者,公司一些年轻人选择了离开。“我们科室的五个人走了三个”,李潇说。

  如今,半年多过去了,“公司仍然没有收入”。

  李潇在晋能集团旗下一子公司工作。当时因为行业下滑和体制改革,公司收入几乎断绝,不得不依靠政府补助给员工发工资。

  中煤协1月23日表示,“虽然2016年下半年煤价回升,企业效益增加,但回升的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弥补前几年的巨大亏损还需要时间。特别是企业资金链紧张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还有相当多的煤矿欠职工工资、养老保险金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在煤企生存状况仍然困难的背景下,人员分流任务仍然压力较大。1月10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016年底,煤炭行业去产能已经安置职工62万人。

  1月23日,中煤协副会长姜智敏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新京报等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人员分流的话,一个是内部消化,比如安排员工去新矿井转岗,另一个是再就业,做物流、快递等,另一个是培训,去新的地方上班。“总之,大家都在想办法。”

  以李潇(化名)为例,她所在科室分流的三位同事去向都有所不同:第一个分流的人学历在本科以上,去了公司的新产业,在一个药厂机关工作;第二个有职称的,去了一线厂房的财务科,前些天才上岗的,但待遇没有机关财务科的好;还有一个既没有学历,也没有职称,就还在待岗。

  同煤集团王成(化名)也已转行:房地产中介。他与昔日的国企东家——同煤集团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薄,“一年多没去矿上了”。

  - 焦点

  今年去产能:人员内部安置空间缩小

  在去产能的大环境下,人员分流与煤价波动贯穿了煤炭行业的2016年。然而,进入2017年,去产能进入攻坚阶段,煤炭行业的情况仍然不甚乐观。

  中煤协副会长姜智敏透露,去年煤炭去产能目标为2.5亿吨,实际去产能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大约去掉煤炭产能3亿吨左右。目前,各个省市已将各自今年去产能数量上报给发改委,发改委对总量已经确定了大致数字,但最终还有待国务院确定。

  虽然去产能的具体目标尚未确定,但业界表示,可以确定的是,去产能的难度将显著加大,其中之一就是人员安置问题。

  “去年去产能的不少煤矿已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因此关停相对容易,但今年去产能将全部涉及目前正常生产的煤矿,要安置的人员不会比去年少;第二,去年通过遣散临时用工以及在职职工转岗等方式解决了部分人员安置的问题,但随着去产能不断深化,能够内部安置的空间缩小,今年安置的问题难度会更大”,姜智敏说。

  “现在,有关部门正在想办法,在推动这个事情(指人员安置难的问题)。”姜智敏透露。

  关大利认为,员工安置难的一个解决思路是加大国企改革力度,加快人力资源体制改革,但短期内不现实;另外,去年很多补贴资金其实并未到位,今年必须要加快补贴政策的落地,让分流职工看到实惠。另外,不能仅靠中央政府补贴,企业也要行动。一些企业已扭亏,企业可以有行动了。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