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务生活 >

 

城市与社会︱赴日旅游的60后,他们的感情为何与众不同

发布日期:2019-02-1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导读:中国人赴日旅游,似乎并不全是个人决定;尤其对于60世代来说,总是有个心理包袱要甩掉,总要看舆论的情势。

2019年春节假期来临,中国大陆地区赴日旅游市场继续火爆。一直以来,赴日旅游给人的印象以金钱消费为主,而中国游客对日本的最直观贡献就是所谓的“买买买”,其消费能力排名一直都傲居榜首。

城市与社会︱赴日旅游的60后,他们的感情为何与众不同

2018年冬,日本成田机场中面向大陆游客的广告。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不过,中国人赴日旅游最吸引我的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中国大陆游客在日本的国土上,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感情?

在复杂的历史背景下,中日外交关系一直都牵动和影响着两国在其它领域的交流。在此,我不想夸大或者遐想大陆游客的复杂心态,因为在旅游的过程中,欢乐和满足感一定是最多的。不过,仍然有不能被忽略掉的一些问题需要被提出来:不同年龄段的大陆游客是否都抱有对日本相同的感情?不同年龄段的人是不是都怀有对日本相同的印象和记忆?

答案肯定都是“否”。那么这些不同的感情和记忆,是不是会影响到他们去日本旅游的意愿,以及在日本的体验呢?对此,我和我的研究伙伴打算对不同年龄层次的中国人进行访谈,以探究出丰富及不同的和日本有关的故事。

“60世代”赴日游中的理性和情绪

研究大陆游客是个大课题,首先对象是谁就难以把握——由于中国人口及地域的复杂性,几乎不可能总结出单一的代表形象。我着手的部分是60后这代人,可是1960年至1969年出生的中国人也还是太多了。并且在这十年里,社会发展被许多大事件严重影响。

查看了政治和历史文献中对中国世代研究的总结,我最终确定了1960年至1965年作为研究的时间段。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这期间出生的中国人在童年和青少年阶段并不是历史大事件的主要参与者,同时很幸运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之后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比父辈有更多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而大学毕业后,在计划经济的政策下,他们又得到了稳定的工作和相关福利的分配。现如今,或许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不同行业的重要决策者。允许我暂时把这些人称为“60世代”。

不过,我们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并不是所有属于60世代的人都那么幸运。根据数据显示,参加了1977年和之后几届高考,并且顺利拿到专科或本科学位的学生比例只有大约4%。而我们的访谈对象,大部分来自幸运的那一小部分。

我们的访谈,是从童年问起,然后到初中、高中、大学、和就业,过程中触动了不少人的感情和神经。虽然受访者需要去回忆多年以前的事情,但是我个人相信他们的记忆精确度是很高的,因为这些问题关乎日本。

访谈中我发现,他们大致对日本有三种态度:理性派,情绪派,以及乐天派。乐天派几乎已经不把中日历史作为赴日旅游的一个影响因素,所以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对于他们来说,旅游就是单纯的休闲活动,我个人觉得这样的生活态度其实是很积极的。而另外两种态度值得我好好深思一下。

理性派的受访者对日本的印象往往并不只是停留在战争上。其实从70年代开始,日本在文化上有很多理念流入中国。例如有些人喜欢阅读日本文学,像夏目漱石、《源氏物语》这样的名词对很多60世代应该不陌生。他们有的在商务上和日本有交集,有的在科技层面认可日本。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两位受访者的家庭在战争中与在华居住的日本平民有来往,他们儿时的印象是“谦和有礼”的日本人。所以这些人与人的平凡故事让他们很自然地对日本和日本人形成了多维的印象,而不仅仅是一个“残酷的敌人”的认知。

与其它人相比,理性派愿意去更多地了解日本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通过旅游,他们渴望深入了解日本企业对服务的理念、对生产质量的管理,以及创新。有几位已经去过日本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去日本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购物,而是想看看普通日本人的生活状态,想知道这个“大和民族”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日的历史对理性派意义全无。一位受访者告诉我,她在日本的时候,在大街上偶然看到了“37”这个数字,这让她联想到了南京大屠杀。

和理性派相比,情绪派代表们怀有对日本非常明确、极度的负面情绪。他们对日本的印象是从童年的“地道战”和“地雷战”开始的。特别是来自东北和当年晋察冀地区的受访者,家中往往有长辈或朋友、邻居在战争中牺牲。

例如,一位受访者的父亲在非常年轻的时候被日本军队征召去修堤坝,但由于日本兵的严酷对待,而造成永久性的腰伤。所以这些亲人的亲历,家庭的教导,以及童年时社会主流对日本的态度造成他们对日本的极度反感和不信任

和他们的访谈中,“小日本”、“日本鬼子”这些家喻户晓的词经常出现。他们童年的记忆大多是关于日本军队的暴行,当然这些记忆,或者说印象,是从影像和家长的述说中得来的。情绪派大多称自己为“爱国者”,认为去日本旅游就是在为日本的经济做贡献,而他们绝对是不愿意的。

另外一个有趣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很喜欢看抗日剧和谍战剧。似乎这些剧集给了他们力量,让他们更加坚定了“人生奋斗的目标”。不过也有人诚实指出,如今的电视充斥着没有营养的娱乐节目,即使有些抗日剧的剧情实在离谱,可对他们来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很有意思的是,在与理性派访谈的时候,他们特别指出有那么一群“情绪化的人”(大概是指上文的情绪派),实在没有必要死守着憎恨日本的情绪。他们强调理性看待日本,就是要用更包容和开放的理性情感去面对现实。单纯的恨意,在当今的全球化经济下并没有任何意义。

受访者们虽然持有对日本不同的看法,但他们却拥有共同的80年代。那个时候60世代大概才刚事业起步,组建家庭,物质生活逐渐独立。改革开放后,中国与日本的经济合作尤为紧密,这也致使日本的电子和文化产品大量进入中国市场。

当提到这个时期的时候,受访者们都不一而同地提到了索尼、松下、夏普等品牌的电视机、照相机和其它家用电器;《追捕》和《血疑》更是他们年轻时候追逐的流行文化,应该有不少80后小时候在家里听父母念叨过“高仓健”、“山口百惠”、“三浦友和”吧。

城市与社会︱赴日旅游的60后,他们的感情为何与众不同

 日本电影《追捕》剧照。

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是,很多受访者都告诉我,他们知道北海道,我觉得可能是近年来媒体宣传的作用。访谈结束后,我找出《追捕》看,发现原来电影中男女主人公定情、主要剧情发展背景都在北海道。

或许,多年以前,“北海道”早就因为《追捕》在60世代的心中埋下了种子吧。我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出现一个“追捕”北海道之旅,让60世代再抓住那段特别的记忆。

个人的旅游决定和集体意志

所以,记忆和感情到底和旅行的热度有什么联系呢?

跳出这些具体的故事和陈述,看看年代的发展脉络,我们能清楚地总结出,60世代对日本的印象和感情是随着时间在变化的。而在不同时期,这种印象和感情是由政治和社会主流所掌控的。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