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焦点 >

 

两万吨螺纹钢陷入“买卖两难” 乔布斯

发布日期:2017-11-1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两万吨螺纹钢陷入买卖两难 乔布斯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面对躺在仓库里的这批钢材,来自上海的买家们不知何去何从 2017年10月25日,在位于天津市北辰区陆路港物流装备产业园的中储物流仓储基地,两处小型起重机正在将堆放于此的成捆钢材叼向身旁的货运汽车
两万吨螺纹钢陷入“买卖两难” 乔布斯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面对躺在仓库里的这批钢材,来自上海的买家们不知何去何从

2017年10月25日,在位于天津市北辰区陆路港物流装备产业园的中储物流仓储基地,两处小型起重机正在将堆放于此的成捆钢材叼向身旁的货运汽车。接下来,这批钢材将通过货车运往天津东部的港口,大约一周之后,这批总重两万吨、总价值接近8000万元的螺纹钢将经由港口南下,运往上海、江浙等南方钢材集散地。

这是一种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工程建设当中都极为常见的钢材产品——螺纹钢(俗称“钢筋”)。对于中国眼下依旧轰轰烈烈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来说,这也是一处再寻常不过的场景:由钢厂生产出钢材,再由贸易商买入,双方在某处进行货物的交接,然后将其转卖到任何需要它们的地方。

但这宗看似寻常的交易却又不仅仅与现实的生产和建设相联系,它还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金融世界的买家和卖家,并间接给他们带来财富的增加或减损。

这是一笔典型的商品期货的实物交割。对于期货交易来说,虽然最终进行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比例极小,但正是这极少量的实物交割将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联系起来,为期货的价格发现以及避险功能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中投期货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螺纹钢累计成交量3.38亿手(单边),占全国份额的22.9%;累计成交额10.67万亿元,占全国份额的12.42%,6月份末螺纹钢持仓量为273万手,占全国份额的17%。无论是从成交量、成交额、持仓量还是成交的活跃度看,螺纹钢排名均位居第一,是当之无愧的黑色系商品龙头。

但现在,天津这批2万吨的螺纹钢交割却面临着现实的尴尬:面对躺在仓库里的这批钢材,来自上海的几处买家不知何去何从。

仓库在哪儿

“从天津到上海,一般我们采用船运,两地单程船运费至少要100多元每吨,时间上则需要20来天。”来自上海的钢贸商孙权林(应采访对象要求,系化名。下同)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说。

上海是长三角的中心,长三角则是国内钢材贸易最为集中的地区——这里不仅是钢材生产较为集中的区域,也因活跃的经济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钢材需求地。正因如此,这里也诞生了为数众多的以钢为生的群体——钢材贸易商。

钢材贸易商孙权林测算,一旦交割地处于千里之外的天津,即便是不考虑这20天的时间差中行情涨跌的情况,接了这批货的话,算下来每吨还是会亏损80-100元。

孙权林所在的公司是上海一家规模较大的钢材贸易商。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几个月前,他们考虑再三,最终没有贸然做这一笔交割。“我们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接到了天津的货该怎么办?”孙权林说。

同样来自上海的几家钢贸商则抱着侥幸的心态接收了这批货。然而,最终的接货地没有如他们所愿位于离他们更近的惠龙港仓库,或是江苏、浙江的其他仓库——根据孙权林的介绍,位于镇江的惠龙港是国内钢材实物交割量最大的仓库之一,也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仓库之一。“这只能归之于运气。”孙权林说,“原因在于,交割地点需要服从上期所的系统分配。”

与金、银这样的贵金属,甚至是铜、铝、镍这样的一般金属品相比,钢铁是相对廉价的。因为终端产品较低的价值,运费在钢材的现货贸易成本中占有较高的比例,钢材销售也形成了很强的地域属性。行业人士介绍,螺纹钢的销售半径一般在500公里以内,利润空间较小,物流成本所占比重则是越小越好。

也因为如此,运费成本成为制约异地现货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的主要因素之一。

根据上海期货交易所(简称“上期所”)规定:为规范交割行为,保证交割正常进行,交易所各期货品种合约的实物交割需在交易所指定交割库中进行。指定交割库是指经交易所指定的为期货合约履行实物交割的交割地点, 交易所依据相关管理办法对指定交割库的期货业务进行监管。“到底会在哪接货,谁都不清楚,只能靠期货交易所的系统分配。运气好,就分到就近的交割地。”孙权林说。

天津是全国10处螺纹钢实物交割地之一,也是北方地区唯一一处螺纹钢期货交割库。

2016年8月,主管钢材期货交易制度设计的上期所发布升贴水调整公告。上期所表示,为进一步完善螺纹钢期货交割相关制度,促进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及套期保值功能的发挥,天津地区指定交割仓库交割的螺纹钢由贴水130元/吨调整为贴水90元/吨。

孙权林介绍,上海的价格在全国的区域市场中,处于相对较低的价格水平。算上这样的贴水,加上运费,以及其他杂项费用,这趟去往上海的生意多数会是以赔本告终。

交割库设计之争

苦恼的钢贸商希望,能够在尽可能短的半径里接到货物,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卖掉他们的产品,因为对他们来说,本身做得就是“流通”这一门生意。

而在业内,这样的呼声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对于螺纹钢这样区域性特征明显的期货产品,钢材期货的交割制度应该最大限度地贴近现货市场的物流方向,分别在各大区域设置交割仓库,一方面鼓励钢厂就近交割,另一方面交易所在配对的时候,能够尽量满足买方就近接货,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物流损耗,降低交割成本。也只有这样,才能最终有利于钢材期货交易的活跃。

根据上期所的公示,不是国内所有的钢厂都具有期货交割的资质,都可以参与套期保值。具有螺纹钢期货交割资质的钢企(注册企业)共40家,除去4家暂停仓单注册的钢企之外,还剩36家。这36家钢企从地理位置上看,在华北(例如河北钢铁、敬业钢铁、济源钢铁)、华东(例如沙钢、三钢闽光)、东北(例如本钢、抚顺新钢铁)、西南(例如川威钢铁、华菱钢铁)、西北(例如酒泉钢铁)、华南(例如韶钢)均有分布,其中以华东和华北的钢企为主。

那么,最终让钢厂和贸易商们碰头、令贸易商们苦恼不已的交割库,是如何布点的呢?

上期所官网显示,目前螺纹钢期货指定交割仓库运营单位目前有7家,分别是上海宝钢物流有限公司、浙江康运仓储有限公司、镇江惠龙长江港务有限公司、上海期晟储运管理有限公司、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金驹物流投资有限公司、广东广物物流有限公司,交割仓库则有10处,分别位于天津、江苏镇江、江苏靖江、江苏无锡、江苏南京、江苏徐州、浙江杭州(2处)、浙江宁波以及广东广州。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免责声明:① 凡本网所有原始/编译文章及图片、图表的版权均属 美国商业周刊所有,如要转载,需注明“信息来源:美国商业周刊”。

② 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美国商业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Copyright 2006-2015 商业周刊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不能用作其他用途 |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